【新開局 新征程】

    告別千年苦寒 共圓小康夢想

    ——新疆萬里邊境上的脫貧紀實

  • 作者:曹志恒、于濤、周曄
  • 分享到:
  • 0

  • 葉城縣實施平整拓寬改造后的通往一處偏遠山村的鄉間道路(5月1日攝,無人機照片)。 □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攝

    2020年11月14日,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發布公告,批準莎車縣、葉城縣等最后10個未脫貧縣“摘帽”。至此,新疆32個貧困縣全部退出貧困縣序列,歷史性消除了絕對貧困。

    占六分之一國土的新疆,是我國與周邊國家接壤面積最大的省區,邊境線長達5700多公里。

    自古以來,邊塞詩人筆下的西域邊疆蒼茫雄奇,苦寒悲切,讀來令人動容。

    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以來,新疆堅持把邊境地區作為重中之重,產業扶貧、易地搬遷、轉移就業、自主創業……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成就。

    守邊:

    生活巨變 情懷不變

    初冬時節,帕米爾高原深處迎來第一場雪。四周環山的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馬爾洋鄉皮勒村村委會大院,一周一次的升國旗儀式正在舉行。國歌聲響起,全村老少向國旗行注目禮。徐徐升起的五星紅旗迎著朝陽,在高原藍天映襯下格外鮮艷。

    參加完升國旗儀式后,胡加·賽都克騎上專為護邊員配備的摩托車,沿著穿村而過的柏油馬路,很快消失在大山后面。路的一邊是陡峭高山,另一邊是奔騰的葉爾羌河。

    “路通了,孩子們上學再也不用騎駱駝、溜索道了,到了開學,就有公交車來接孩子,娃娃們少吃些苦,我們也放心。”胡加說。

    2019年,全長207米的皮勒村大橋建成,村民走出大山的路更便捷了。目前,全村共有義務教育階段學生140人,入學率100%。以前因道路難行或家庭貧困導致失學、輟學現象再沒有了。

    這個曾因貧困出名的邊境山村,如今已把貧困遠遠甩在身后。胡加的家距村委會12公里,是全村最偏遠的一戶人家。“2016年就脫貧了!”胡加自豪地說,“每月有2600元固定收入,家里還有糧食和草場補貼,我的任務就是守好邊。”

    守土護邊是帕米爾高原各族居民世代傳承的使命。“在這里,他們護的不僅是山,更是家與國。”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縣委書記王福友說,一些青壯年主動請纓堅守山里,更多人選擇搬遷下山,進城務工,發展產業,徹底擺脫貧困。

    兩年前,斯提瓦力迪·司馬義和蘇來曼·司馬義兄弟倆還是高原上的貧困牧民。在脫貧政策扶持下,兩家人先后搬遷下山。

    “弟弟2017年先搬下來,住進了安置小區,還分得一個扶貧溫室大棚,”哥哥斯提瓦力迪說,“讓我驚訝的是弟弟學會了種甜瓜和蔬菜,當年收入就有2萬多元,第二年就順利脫貧。”

    2019年春天,哥哥也下定決心搬遷。“誰不想過上現代化的美好生活?”斯提瓦力迪說,高原環境惡劣,醫療衛生條件差,前些年爸爸就因突發心臟病、無法及時救治去世,“要是現在,完全有可能搶救回來。”

    在新疆阿克陶縣城郊的昆侖佳苑和絲路佳苑兩個易地搬遷安置小區,安置了從帕米爾高原山區搬遷下來的1萬多貧困人口。安置房通了水、電、暖,小區內還建有醫院、幼兒園、活動中心等。

    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,新疆各地農村、城鎮建成安居工程數百萬套,1000多萬群眾喜遷新居;農牧區醫療設施條件明顯改善,鄉鎮衛生院和村衛生室標準化率均達100%。

    天山以北,阿爾泰山脈東南側的青河縣緊鄰中蒙邊境,高山高寒,冬季漫長寒冷。土地貧瘠曾讓牧民頻繁地“逐水草而居”,青河縣被列為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。

    如今,一座新鎮在青河縣東南方向拔地而起,樓宇嶄新,基礎設施齊全便利。這里成為北疆最大的易地扶貧搬遷點,4000多名農牧民入住。

    興業:

    腰包鼓了 腦袋富了

    在中哈邊境阿克蘇地區烏什縣原野上,散布著田壟整齊的沙棘林。沙棘——這個顏色橙黃、味道酸甜的小果實,如今成為當地農民脫貧致富的“金豆子”。

    農民艾麥爾·達吾提在過去45年中,也像沙棘一樣在這片土地上艱苦生活。“從沒有想過沙棘會讓我們脫貧增收。”他說。

    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,烏什縣因地制宜、結合本土特色,把發展沙棘產業作為帶動農牧民脫貧致富突破口。經過一年發展,沙棘苗圃基地已初具規模。艾麥爾·達吾提也“轉型”為種植員,實現穩定就業。

    “不僅要‘拔窮根’,還要推動產業發展質效雙提升,提高產業帶貧、益貧能力,助力貧困戶脫貧又致富。”烏什縣扶貧辦黨組書記孫國元說。

    在新疆遼闊的邊境地區,特色養殖、紡織服裝、民族手工業……這些因地制宜的特色產業,已成為各族群眾脫貧致富的主要途徑。

    帕提古麗·吐爾遜每天早上都會穿上干凈整潔的工作制服,步行十分鐘來到工作廠房,這是一家位于喀什地區莎車縣扶貧產業園里的食品加工企業。

    “過去總以為核桃和巴旦木只是零食,眼下我們親手把這些干果加工成高檔油料,感覺非常神奇。”帕提古麗說,駐村扶貧干部幫她聯系到這家企業時,她沒有任何技術,一年來邊工作邊學習,成長為車間技術骨干,“每個月拿到4000多元工資,我家徹底甩掉了貧困戶的帽子。”

    從北疆戈壁到南疆高原,一座座扶貧車間讓許多貧困婦女第一次“走出家門”,領到人生第一份工資。截至2019年底,新疆紡織服裝產業累計完成固定資產投資1700多億元,帶動就業人數近60萬人,其中相當數量是女性員工。

    圓夢:

    奔向小康 擁抱幸福

    霍爾果斯,自古以來就是絲綢之路北道商貿重鎮,聲聲駝鈴響徹千年。如今,商旅駝隊已被中歐班列所取代。

    海路爾·吐拉洪出生在伊犁河谷一個牧民家庭,他沒想到家傳的烤馕手藝,會讓他成為外貿企業的員工。

    在中國和哈薩克斯坦邊境口岸的霍爾果斯馕產業園,廠房寬敞整潔,一個個環保智能電馕坑整齊排列,先進數控系統顯示馕坑溫度,一個馕用多少面粉、油、配料都有著統一標準。

    海路爾和其他500余名貧困群眾在這里就業,“現在月工資3000多元,相當于過去半年的收入,”海路爾說,“這里能掙錢,還能學到現代食品加工技術,很多朋友通過在這里打工實現了脫貧。”

    奮力搬掉“貧困”這座大山后,為了鞏固提升脫貧成果,霍爾果斯市大力發展產業帶動就業,有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人人有事干、月月有收入,“兩不愁三保障”突出問題得到解決,貧困發生率降至零。

    帕米爾高原上的易地扶貧搬遷戶古麗汗·艾則孜今年開了一家飯館,因為緊鄰中國和吉爾吉斯斯坦通商的吐爾尕特口岸,一些外籍商人也成了常客。“沒想到我能吃上‘口岸飯’。”她說。

    脫貧攻堅戰打響以后,當地扶貧部門把138戶貧困牧民扶貧搬遷到口岸附近,完善店鋪、市場等設施,鼓勵他們利用口岸資源和區位優勢創業。

    古麗汗的飯館就是借助扶貧資金建立的。她說,飯館每月能掙4000多元,丈夫在口岸里做庫管每個月也有3000元收入,“搬遷下來的鄉親們都脫貧了。”

   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扶貧辦介紹,對退出的貧困縣、貧困村、貧困人口,在過渡期內,保持現有幫扶政策總體穩定,在全面完成脫貧任務基礎上壓茬推進鄉村振興,鞏固脫貧攻堅成果。

    新疆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成就,各族群眾獲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不斷增強,有力激發2500萬邊疆兒女愛國之情,形成愛國興疆強大合力。

    站在新的起點上,新疆正奮力推動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建設和高質量發展,帶領邊境地區各民族群眾再創新奇跡。

    (新華社烏魯木齊11月21日電)

  • 分享到:
  • 0
  •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65120170002 |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AVSP3110470號
   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965號 | 新ICP備05001646號
    新疆日報社主辦
    新疆日報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
    (^ω^)MG比基尼派对爆分技巧 网上玩斗地主 掘金vs开拓者比赛直播 ewin棋牌登陆 边锋杭州麻将看牌器 单机免费四人大众麻将 老鹰vs网队bt 内蒙古11远5走势图 哈灵浙江麻将官网 pp麻将四川官网 开拓者vs火箭赛程 福彩22选5选号秘籍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彩经网 黄金娱乐棋牌游戏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规定 推荐十种网络赚钱方式 赌场玩法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