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巴勒村的脫貧印記

  • 作者:張婷
  • 分享到:
  • 0
  • □張婷

    11月14日,天氣晴朗。在位于福海縣喀拉瑪蓋鎮的唐巴勒村,一戶人家青煙裊裊,屋內鍋碗瓢盆叮當作響,庭院里孩子們正嬉戲打鬧。走進一看,村民波拉提·沙依拉提夫婦正忙著準備晚飯,灶爐里煤火正旺,鍋里的燉肉吱吱地冒著香氣。“早上又宰了頭牛賣肉,留了點自家吃。”波拉提笑著說。

    過去,缺少生產資料、沒有一技之長的波拉提一直在村里幫人代牧,2014年還是村里的建檔立卡貧困戶。令波拉提沒想到的是,家里的光景能因“訪惠聚”駐村工作隊的到來而改變。

    7年間,一任又一任“訪惠聚”駐村干部來到村里,與村“兩委”一同接力幫扶,波拉提的人生出現了轉折:從一開始沒幾個人瞧得起他,到摘掉貧困帽,再到今年開辦起了唐巴勒村首家家庭農場,成為村里的致富帶頭人,實現了“三級跳”。

    在唐巴勒村,像波拉提這樣的貧困戶累計有188戶。在決戰決勝脫貧攻堅,邁向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征程中,他們的人生都在悄然改變……

    開會

    “2015年1月26日”,孫景超很難忘記這個日子。這一天,他作為駐唐巴勒村“訪惠聚”工作隊隊長,第一次來到唐巴勒村。

    唐巴勒村位于準噶爾盆地邊緣,是一個哈薩克族村民聚居的小山村,也是福海縣貧困程度最深的村,閉塞與貧窮是它的標簽。

    “意外。”雖講述平實,但孫景超還是加重了這個詞的語氣,形容初到唐巴勒村時的印象。在多年的工作中,孫景超參加過不少基層調研,對鄉村發展情況心里多少有底,但唐巴勒村的面貌還是出乎他的意料。

    “2014年,人均收入全縣掛末。這一年,村子被列為自治區級貧困村。”孫景超用三個“最”字描述,“地處最遠、人口最多、全縣最大的貧困村和邊境村。”

    孫景超解釋說:“說是地處324省道邊,可進出村子卻要花個把小時;全村460戶人家1500余人,村民居住特別分散;每年各類項目資金傾斜力度不小,可村集體經濟卻不足萬元。”

    這個貧困村,還有個別樣的綽號“牛頭村”——村里矛盾糾紛多,在別的地方開個調解會就能解決的問題,在唐巴勒村則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做工作。

    初來乍到,孫景超想召集鄉親們開個會。想著大家白天放牧、忙農活,吃完晚飯圈好牛羊會有空閑,開會定在晚上10時。

    駐村工作隊幾位同志把村委會的會議室打掃干凈,就是沒見來開會的人影。到了晚上11時,陸續來了人,會上不是在抽煙閑談,就是在打瞌睡。

    “很多人認為村里召開會議和自己沒啥關系。”孫景超說,即便說到村民子女教育問題時,也沒幾個人愿意開口說話。

    為了摸清情況,孫景超又拋出幾個問題:吃水的問題怎么解決?外出務工去什么地方?

    答案讓他說不出話來:吃水歷來靠天,上游水源地斷流時,冬天就砸冰化雪,春天轉場時就在瀝水坑里取水。村里年輕人在家待業的多,都不愿出門,有些村民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100公里外的縣城;對于到哪找活兒干、找什么樣的活兒干,說不清楚。

    會議進行不到一個小時就結束了。人群散去,孫景超徹夜難眠。

    找水

    優先解決飲水問題,這是最緊迫的民生工程!

    剛駐村時,吃水是最大的難題。當地井水堿性大,直接飲用鬧肚子。就算水燒開了,工作隊隊員只有往水里加茶葉或加點鹽,才能壓住堿味。

    唐巴勒村位于烏倫古河河畔,雖然挨著水源地,但由于地勢較高,要把水引進村子,必須建一級提升泵站。

    孫景超認為,凡事都相通,找水也一樣:最清潔的水源、最合理的造價。要解決飲水問題,還得實地調查,用數據說話。

    工作隊和村“兩委”商議后,請來縣水利局工作人員,會同施工方一起選擇線路,大家邊走邊議,預算成本。經過兩天的實地考察,水利局工作人員對相關數據做了測算,取水點最終選在了離村子3公里處的烏倫古河河畔。

    2015年11月,村里230余戶村民家通上了自來水。看著自來水嘩嘩地流出來,村民們顧不上水溫冰涼,大口大口往嘴里送。

    告別飲水難,對唐巴勒村來說,好比美夢成真,這個美夢是合力完成的。2015年3月,福海縣啟動實施了全面解決農村飲水安全問題攻堅決戰行動;水利、交通、畜牧各單位傾盡全力幫扶;對口單位和部門派專班進駐;村里成立了維護隊;工作隊和村“兩委”拿出了扎實的可行性報告。

    孫景超說,看著沒路的地方,走著走著,也就有了。

    2014年以來,唐巴勒村先后有7人擔任“訪惠聚”工作隊隊長、第一書記。7年間,帶頭人在換,但服務村民、造福一方的初心始終沒有改變。

    拉光纖、通網絡、修防滲渠、整理飼草料基地、加大“兩居工程”力度、完善村規民約……這一切努力,讓唐巴勒村從當初一窮二白的落后村,一躍成為如今村強民富、實力位居全縣前列的示范村。2017年,該村貧困人口189戶676人全部脫貧。

    蝶變

    健康扶貧是脫貧攻堅中的重要任務。進一步鞏固脫貧成果,做好鄉村基本醫療保險、大病保險、醫療救助等多重保障措施,積極推進家庭醫生簽約服務,推進全民體檢等工作,是村里工作的重中之重。

    阿勒泰地區衛健委下派到唐巴勒村第六任工作隊隊長、第一書記錢治江,抽空也回到村里幫著開展相關工作。

    “我們跟唐巴勒村村民是有感情的。村里面需要我們參與什么,我們都支持。”錢治江說。

    相互慰勉、接續奮進,在歷任工作隊的接力跑中,唐巴勒村的發展一步一步邁上新臺階。如今的唐巴勒村,已經換了新顏。

    “充滿活力和希望!”11月12日,作為唐巴勒村第七任駐村工作隊隊長、第一書記王進勝感慨地說。

    行走在唐巴勒村由村民出工出力、政府出資修建的鄉村道路上,干凈整潔的現狀讓人很難想到,這里曾經牛羊糞便遍地。

    “過去,年輕人在家待業不稀奇,現在誰家有個吃閑飯的,就會讓村民們看笑話。”說這話的人叫熱依別克·毛提汗,他初中畢業后曾經一直在家“宅”著。前兩年,通過村里舉辦的烹飪培訓班,他實現了自己的創業夢,經營起餐館,現在月收入有5000多元。如今,村里還有170多名像熱依別克一樣的村民,通過參加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培訓以及其他各類培訓班,實現了轉移就業。

    改變不僅如此。在村里的創業園區里,20間商鋪錯落有致、依次排開。年輕人緊跟潮流,參加完電商培訓后,他們一步步實現著自己的夢想。這20間商鋪是工作隊和村“兩委”多方爭取、投入資金350萬元的結果。“全部作為村集體固定資產。”王進勝說,僅這一項每年就能給村集體經濟帶來12萬元的收入。

    昔日的貧困村蝶變成了幸福村。2020年唐巴勒村建檔立卡貧困戶人均收入19891.85元;2019年村集體經濟收入8.4萬元,2020年村集體經濟收入有望達到28萬元。

    “唐巴勒”哈薩克語譯為“印章”。“印章是責任、信用的體現。”王進勝說,希望村子如同一枚醒目的“印章”,刻下鄉親富裕安康。這一點,在各級扶貧干部和村民們的汗水中已然變成現實。


  • 分享到:
  • 0
  •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65120170002 |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AVSP3110470號
   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965號 | 新ICP備05001646號
    新疆日報社主辦
    新疆日報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
    (^ω^)MG比基尼派对爆分技巧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真准网 喜乐彩包围复选8 2 十六浦真钱赌场 大众麻将游戏免费下载 正宗天津麻将安卓下载 线上赌博可以赚钱吗 星悦广西麻将下载 打麻将基本玩法 街机捕鱼大富翁破解版 江苏快三登录平台 青海高频11选5查询 平特肖有什么规律 _百家乐论坛 东北麻将技巧详解 卡五星必赢的10大技巧 江西麻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