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可橋村的新生活

  • 作者:宋衛國
  • 分享到:
  • 0
  • □講述人:奧布力·麥麥提

    □記錄:宋衛國

    每到入冬,看著胡楊林的樹葉變得金黃,我就會想起以前的生活。不知道是生活改變了我的想法,還是我的決定改變了生活。

    我從出生起到2001年,一直生活在輪臺縣草湖鄉老可可橋村,那里是距離縣城60多公里的胡楊林區。之所以把那里叫做老可可橋村,是因為它只存在我的記憶里。現在,那里已經變成更為茂密的胡楊林區。

    在我的記憶里,老可可橋村是這樣的:房子是用原木蓋的,外面刷著灰色的泥土;喝的水是深灰色的;到了夜晚,家家戶戶都要點蠟燭。

    我沒有上過學,成年后,這個月去拔草,下個月去放牛放羊,實在沒有活了就去撿一些干柴賣。29歲那年,我結婚了,婚后一女一兒相繼出生,我不想讓這樣的生活在孩子們身上延續。

    2001年,黨和政府號召我們保護綠水青山,為胡楊林生長“讓路”,我決定帶著家人搬出老可可橋村。

    現在看來,這個決定是我這一生做出的最正確的決定。

    我們一家搬到216國道邊的新可可橋村,開始了新生活。我和妻子學著種棉花、種甜瓜,生活比在老可可橋村好了許多。

    2015年,我們搬進了寬敞明亮的安居房,我和妻子開始謀劃更美好的未來。

    最大的變化發生在2017年。

    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黨委宣傳部“訪惠聚”駐村工作隊來到村里后,他們推動土地清理、土地流轉工作。我把家里的土地承包給了種植戶,光土地流轉金每年就能拿到3.5萬元。

    也是在2017年,工作隊爭取到了扶貧項目,在216國道邊上蓋起了一排門面房,用于幫助貧困戶增收致富。我也申請了一套,和妻子一起開飯館,我是廚師,妻子當收銀員。我穿上潔白的廚師服,揮動著手里的大勺,心里甭提有多高興了。現在,我家的飯館每個月收入能有兩三萬元,這可是在老可可橋村幾年都掙不到的錢啊!

    雖然同樣都叫可可橋村,但現在的生活比過去好出千倍、萬倍。以后,我要告訴我的孫子、重孫子們:跟著共產黨走,肯定能過上幸福生活。


  • 分享到:
  • 0
  •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65120170002 |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:AVSP3110470號
    新公網安備 65010302000965號 | 新ICP備05001646號
    新疆日報社主辦
    新疆日報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
    (^ω^)MG比基尼派对爆分技巧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开心棋牌官方版下载安装 上海麻将玩法及规则 海王捕鱼下载 云南11选5下载 江西快三奖金规则 pk10四码二期必中方法 腾游娱乐中心手机版 南昌麻将什么牌最大 全民福州麻将怎么玩 湖北快三技巧公式 四川快乐12开奖走势图四川 手机玩啥游戏赚钱最快 欢乐麻将游戏下载安装 贵州微乐捉鸡麻将下 福彩3d试机号解密技巧